第282章 284杀熟

李相的情绪转变非常流畅,王宏宇没有看出一丝破绽。

“失踪?”王宏宇紧张道:“什么时候,什么地点,失踪前见到了什么人,可曾听过有何异动?是否是修士所为?”

李颜回是金丹境,大燕境内基本横着走。

王宏宇犹记他们来时感应到出窍境高手的气息。

那个神秘人被容徽金色小剑冲击后便销声匿迹了。

王宏宇担心是那人所为。

李相眉头一皱,“颜回三个时辰前来向我辞行,之后说要去皇宫拜别君上,她娘在家给他收拾东西,足足等了好几个时辰都没见颜回回来,心里担忧,让我去皇宫探探这才知颜回根本没有去皇宫,我顺着他的所行的路径找了一圈,发现了这个。”

李相从宽大的广袖中拿出一截黑如墨的骨头,骨头上黑气缠绕,异常妖邪,“钦天监之人说这是妖骨,其上的力量非他们能比,我便匆匆带回相府想去找五长老,这不,在厨房遇见了你。”

李相眉宇间尽是疲惫和担忧,眼中光芒散去,整个人老了十岁不止。

王宏宇接过妖骨,“是那条妖龙的气息。”

“什么妖龙?”李相见王宏宇知道什么,顿时紧张起来,“我从未听过大燕有什么妖龙。”

王宏宇三言两语解释了自己这段时间和李颜回的所作所为,又解释了什么是真龙气运等等。

李相恍然大悟,“你是说,那条妖龙很可能潜伏在大燕的文武百官中?!不行,此事我得速速禀报陛下,宏宇,你将这节妖骨送到五长老手中,她肯定有办法。”

王宏宇拿着妖骨若有所思,他疾步走向李颜回的房间,刚路过月门便看到两个侍从急匆匆的冲出来。

侍从面色慌张,“王宗主,您来得正好,我等真要去找你。”

王宏宇道:“找我什么事?”

“我们在公子房间里发现了这些东西。”侍从神色匆匆的将带着妖气的盒子交给王宏宇,“宗主请看。”

王宏宇瞟了一眼,那个盒子是李颜回研制出来的具有记忆功能的小东西,盒子里呈现的东西很模糊,他们最近追击的妖龙影子和李颜回的衣角一闪而过,看样子似乎有一缠斗。

王宏宇之前怀疑李相说谎,因为五长老在,她的修为在中洲横着走,倘若相府出现异动五长老可不能不知道。

妖龙不将他们两个金丹真人放在眼里,神境的老祖宗不是它能招惹的。

王宏宇三步并作两步走进李颜回的房间,在床头发现一个隐匿气息的珠子,又在周围发现打斗痕迹,眉头一皱,身形一闪,直接回到雾林小筑。

“五长老,颜回出事了。”

王宏宇埋头不管不顾的闯进雅室,抬头就看见容徽正在慌忙的系一带,手指过出露出大片白皙的肌肤。

容徽白皙如玉的脸浮现一抹红晕,玄金色灵力从她掌心飞出,温和强势的将他推出雅室,“出去。”

王宏宇耳根爆红,“五长老,抱......抱歉,我不知道你在换衣服。”

他太着急了,根本来不及打招呼。

片刻后,容徽开门,没好气道:“有话快说,有屁快放。”

能进雾林小筑的只有李颜回和王宏宇,容徽在午睡,睡得昏昏沉沉的时候才感应到王宏宇的气息,没设防,竟让他闯进来。

修仙界不似凡间那般注重男女之别,但也不能没有规矩和底线。

王宏宇是晚辈,容徽恼他不知礼节,气过之后不再追究。

王宏宇耳根发烫,声若蚊蝇道:“颜回失踪了。”

容徽垂眸瞧见他手里拿的龙骨和记忆盒子,手一勾,两件物品稳当当的落在掌心,她嗅了嗅,又仔细观摩片刻,皱眉不说话。

“什么时候失踪的?”

王宏宇言简意赅的把李颜回失踪的时间地点说了一遍,“颜回是金丹境,以他的性格,绝对不会坐以待毙,遇到危险肯定会想方设法联系你。

你不知情,只有两种可能。

第一,敌人太强,完全压制颜回,让他绝无发求救信息的机会。

第二,杀熟,熟人作案颜回才不设防。”

容徽将东西丢给他,寒冰碾碎的双眸眺望大燕皇宫,淡漠道:“不必着急,你去告诉李相,明日午时颜回不能准时跟我回剑灵派,他便留在大燕罢。”

王宏宇双目圆睁,旋即反应过来,“你的意思是李相自导自演,目的是让你出手解决妖龙?”

这玩笑开的也太大了。

五长老生平最恨算计和背叛。

如果真的是李相的计划,那么颜回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?

容徽好整以暇的点燃火炉烹茶,“还不算太笨。”

“五长老,我拿性命担保颜回绝不会背叛你。”

王宏宇太了解李颜回了,他看起来邪气重却最重情重义,当初在封神学院的时候不惜用仙剑帮自己挡天劫,这种人怎么可能背叛容徽。

容徽拿出典籍细细看,漫不经心道:“本座也那么觉得。”

王宏宇卷起长袍与其相对而坐,帮好友说话,“怎么说这也是李相的事,不关颜回的事,他对李相极其敬爱,谁能防备亲爹灯下黑呢,这件事,不怪他。”

“确实不关他的事。”容徽抬眼看了看白玉空杯,“那就看李相心中是颜回的仙途重要,还是大燕国朝重要,家国天下,天地君亲师,他做何选择。”

鱼与熊掌不可兼得。

李相用李颜回逼迫容徽插手凡间事。

容徽反将一军。

王宏宇从善如流的斟茶,傲慢的脸上满是担忧,五长老是一个能说到做到的人,他心里七上八下的,十分不安。

“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王宏宇闷闷不乐道:“戳破李相的计划还是静观其变?”

看五长老的样子,她是一点都不想沾惹凡尘俗事。

容徽淡淡道:“愿者上钩。”

听到这四个字,王宏宇想到五长老最近一直用直钩子钓鱼,还真的让她钓起来了,并且没有用仙法。

直钩钓鱼,除非钩子上做了手脚,否则根本没有钓起来的可能。

王宏宇忽然觉得丢尽厨房的那四条鱼很有深意,他看看容徽,张了张嘴,最终偃旗息鼓。

鹅毛大雪铺天盖地落地,将雾林小筑盖上一层梦幻的白纱。

容徽和王宏宇在雅室中静坐。

王宏宇已经将容徽要对李相说的话传了出去,他心情焦急的等待那边的回音,等到晚上也没听到什么消息,坐立难安。

王宏宇耐不住性子,“五长老,我出去看看。”

“去吧。”容徽支着下颌思考剑灵三剑的改进方法,“宏宇,切勿插手凡间之事,帝王命数,国朝生灭都是大燕上位者权衡之下做出的决定,生与死,我们无权干涉,更不能干涉。”

王宏宇认真的点头。

五长老是靠不住了,他得去找找兄弟,至少确定他是安全的。

雅室内挂满了夜明珠,温和不刺眼的光芒将此处照亮,容徽拿出山河鉴调出方寸山河中大燕的版图,玄金色灵力从葱白的指尖倾泻而出,大燕皇宫内的情况全数落尽她眼底。

平时,容徽觉得方寸山河的监控功能有些鸡肋,现在却觉得异常好用。

方寸山河之内,一尘一土,一花一树都是她的眼睛。

副作用就是需要消耗巨大的灵气。

容徽不在乎,她最不缺的就是灵气,只要她愿意,随时可以抽干方寸山河版图内所有的灵力存在山河鉴中。

这种有违底线的事她做不出来。

容徽手一挥,山河鉴飞到空中的同时夜明珠全部熄灭。

玄金色流光穿过山河鉴,在容徽对面的黑墙上呈现出大燕皇宫的全貌。

随容徽的放大和推进,她看到,听到御书房内姜妜女帝和神色凝重的李相,以及几个她的亲信,其中一个是被容徽挂在空中吓得吱哇乱叫的文官大臣。

“陛下,方才微臣收到通灵宗宗主的密信......”老谋深算的李相从椅子上起来,凝声道:“五长老已经看透了我们的计划,她只给了微臣一个选择。”

身着明黄衮袍的女帝坐在龙椅上,花样年华的少女眼角竟然出现了细细的皱纹,她疲惫的揉着太阳心,声音沉稳道:“什么选择。”

李相沉声道:“明天午时不放颜回,她便收回那些粮种。”

家国天下,李相最终选择了幼子。

也许是容徽那句“不凡之子,必异其生”让李相动容。

如果李颜回失去这个机会,他将看不到那束光,得不到至高无上的荣耀。

也许是亏欠幼子多年,李相想在他有限的生命里给拥有无限生命的幼子铺路。

他最终选择李颜回。

姜妜女帝闻言,面容一沉,“容曌女仙当真如此说?”

李相颔首,“老臣退位已久,五十大寿沾了颜回的光,有幸请来容曌女仙见到了此生难忘的光景,人生已无遗憾,唯有幼子是我心之所系,他年少时命途坎坷不曾承欢于我膝下,我和他聚少离多,这些年他又在老臣不能触及的修仙界,更是无法照佛,对他多有愧疚,诶。”

李相的一声“诶”落尽众人耳里,各个五味杂陈。

容徽是姜妜的救命稻草,她只觉得李相这番托词完全是推脱。

有老有小的文武大臣与李相共情,觉得他不容易,办一个寿礼还得到修仙界响当当的大人物祝福,本就是无上荣耀,却心系国朝,心甘情愿被女帝用了一次,奈何女帝没有抓住容曌女仙的心中所想,痛失良机。

更多的则是对李相的呵斥。

“李相,家国天下,没有国何来的家!你这般做是否太自私了。”

“容曌女仙要人她自然会来,她来了,我们也不能不给,但是李相你这番话处处逼迫君上,明里暗里讥讽君上心胸狭隘!”

“君上身上的麻烦不除干净,大燕国朝不稳,李相这是在保小家,不顾大家!”

“李相,容曌女仙回就回嘛,李公子他也是修仙者,长在他身上,去剑灵派的路他也认识,根本不会耽搁什么。”

“微臣听闻李颜回是剑灵派缥缈峰唯一继承者,也是容曌女仙唯一的徒儿,她自然不会多说什么的。”

“李相,放宽心啦。”

“李相身为三朝元老,为了一己之私便放任怪物为虎作伥,不配为我大燕相国!”

“......”

义愤填膺的众人将李相说得如此不堪,将他踩在地底,容徽顺手抓了一个瓜果看他如何应对。

“五长老,我回来了。”

门外传来王宏宇的声音,容徽解开雅室结界让他进来看戏。

“这不是大燕皇宫吗?”王宏宇看到墙上的投影目瞪口呆,“这是啥玩意儿?”

容徽笑道:“好玩的。”

王宏宇看到山河鉴,乖乖闭嘴,“他们在干嘛呢,合伙欺负李相?”

这不得了了。

糟老头子竟有被人欺负的一天。

“继续看。”容徽笑吟吟道:“多看看,多学学,对你有好处。”

王宏宇拿起一串葡萄坐在容徽旁边看戏。

黑墙上投影出吵得不可开交的大燕文武百官。

看样子,德高望重的李相已经扳回一城,方才对他指手画脚的众人被他的追随者辩驳得面红耳赤。

“诸位说得好听,容曌女仙本就是为李相而来,她又是颜回小公子的师父,她既然名言告知李相明日午时见不到颜回公子便收回粮种,这便是她的态度!”

“李相已经仁至义尽,诸位何必道德绑架一位疼爱儿子的父亲,难道你们没有儿子吗?你们不是父亲吗?尔等不是为父为子之人吗?”

“李相无错,容曌女仙在修仙界颇有凶名,她认定的事情,绝不可能更改。”

“粮种奇效我等已经亲眼所见,这些粮种若是全部落入他国只手,我大燕必亡!”

“君上,此事请再三斟酌,事关大燕千年大计,请放颜回小公子回去。”

“.......”

姜妜女帝被群臣吵的头疼。

暖黄的灯光打在她身上,光影斑驳处,露出她诡异的影子。

那影子,竟是一条扭动的巨蛇。

“停!”

姜妜女帝冷声道:“此事再议。”

李相不想让,“君上,眼看天快亮了,时间不等人。”

姜妜怒道:“李相若是让容曌女仙现在出现在朕面前,朕立刻放人!”

李相怔了怔,“君上这是在为难老臣,容曌女仙是天上金乌,岂是我等凡人呼来喝去的。”

姜妜头疼之际,“既然如此,还不退下!”

李相沉默。

“是在召唤本座吗?”

冷淡的声音在空中炸响。

众人心头一颤。

玄金色的光芒闪过。

容徽和王宏宇显身。

她寒冰碾碎的双眸睨着姜妜,冷冷道:“放人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