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九章 宽宏大量

“顾小姐,你缪赞了,我怎么能跟顾小姐比呢,你就别消遣我了”

“安小姐,知道你我的差距就好,不要一天天总想着怎么勾引别人,这人啊,还是要凭实力上位,才是好的”

讥讽着说的。

安娜听到顾微颜话里带刺,也是不留痕迹的微笑。

觉人之诈,不愤于言,受人之侮,不动于色,察人之过,不扬于他,施人之惠,不记于心。

“我向你打听一个人,你如果知道,我必定不会亏待你”

这是打自己一棍,然后给自己一个甜枣。

真把自己当孩子了。

“顾小姐你说”

“你认识沈微微吗?或者,我说,你加见过她吗?”

闪过一丝慌乱。

“沈微微,不好意思,我不认识,如果需要的话,顾小姐可以让秦总去查一下”贴心的建议。

却十分尴尬的摆摆手,一边转身,一边敷衍的说

“不用了,不用了,我只是想问问,如果你知道那人的消息,一定要及时告诉我”

“嗯,顾小姐走这么急,是要去看看顾…顾月星小姐吗?我看新闻,新闻怎么一会说顾小姐怀孕了一会儿又说她要出道,可得让顾小姐保护好身体”

这些话,就跟针一样刺在顾微颜的心头。

“不牢安小姐费心”

顾微颜走走停停,似乎是在公司找什么东西,安娜一直陪伴在身侧,其实,安娜早就不想走了,可奈何前面那人,在不出意外的情况下?将会是自己的老板娘。

当然。

这意外是一定会出现的。

顾微颜就跟在视察工作一样?还挽起了安娜的手臂,眉开眼笑的。

这公司的传闻又变了

说安娜和顾微颜是闺中密友?是顾小姐拜托安小姐照顾总裁。

这之前的一切?似乎又都解释的通了。

纷纷叹安娜命好,命中时常有贵人?这司瑾轩,秦沐风?顾微颜都是生命里的贵人。

安娜只好苦笑着脸接受。

实则想:天?请把那几个人都收了,我说都是永远!

顾微颜四处走着,有意无意的说

“安小姐,这财务部在那儿”

“财务部已经过了?顾小孩是要去吗?那我们现在需要转头走”

本来以为顾微颜会拒绝。

“好”

这财务室里,有秦枭风,也不知道这顾微颜是有意还是无意。

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顾微颜,顾微颜撇过头,两双眼睛直视?安娜有些惊慌失措

顾为微颜梗着脖子,等着安娜解释

“顾小姐?不知道你是否听过有日夸你好看,这媚分两种?一种在皮,一种在骨?你这既在骨?又在皮?当真是好看”

顾微颜“哼”的一声,“我可是遗传了我妈妈的美貌”

韩淑梅吗?样貌自然是不差,只不过她这双眼睛像极了韩淑梅的丹风眼,只不过,这皮囊再好,内心如此…手机\端 一秒記住為您提\供精彩小說\閱讀

也不想一直跟着顾微颜,趁着去财务部,打算将岚雨带上,细心的为韩淑梅服务。

唇如胭脂,粉嫩如春,比电视上看着温柔了不知道多少。

仔细想了想。

这岚雨素来就不希望自己好,把这两人凑到一起,简直是在给自己填堵。

安娜深深的知道自己现在的现状,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。

放低姿态,又不代表自己处于劣势

忽然听到有人叫自己。

结果。

她彻底收拾我,不理我了。举动成为世人楷模。”

“我听都没听过,胡说八道吧。”

“是康德说的。”

“我才不管是谁说的呢,反正就是胡说八道。”

要在这样的人面前跟他说些人要讲良心的大道理根本不可能,好比巧妇难为无米之炊。我将良心视为守护者,社会要存续下去,全凭它来维护这套珠规玉矩。良心好比在我们心头站岗放哨的警察,监督我们不要做出违法的事情。良心好比潜伏在我们自我意识中的间谍。因为人们过于看重别人对他们的认可,特别害怕舆论对他们的指责,到头来就会引狼入室。而良心则会为他放哨,-丝不苟地维护主人的利益,如果有人萌生了想脱离大众的意愿,它会毫不留情地将其扼杀掉。它逼迫主人让社会利益凌驾于个人利益之上,这是连接个人和大众之间的强大纽带。人们也会说服自己,大众的利益高于个人利益,心甘情愿地让自己沦为奴隶。如此,他自个儿便能坐在德高望重的宝座之上,好比朝臣赞颂安于自己肩头的权杖一样。他的良心能如此敏感地做出反应,让他自豪不已。如若有谁弃良心于不顾,那么他就会觉得再怎么苛责也不为过。身为社会中的一分子,他很清楚,自己已经无力抗争自己。看到斯特里克兰对自己必然会引起指责的行为无动于衷,我仿佛看到了一个畸形的怪物,被吓得连连后退。

那天晚上我向他道别时,他最后跟我说的话是这样的:“我怎么知道,我们当时在一家咖啡馆里,我和斯特里下了盘棋,根本没机会和她说上话。”

可看脸色你还看不出来?”

我摇摇头。我只能告诉他,就连一个字,一个富于暗示的姿势,她都没说过,也没做过,所以,我哪儿看得出她的感觉如何。他肯定比我更清楚她有多么强大的自制力。他太激动了,一拍手掌。

我心里七上八下的。我知道一-定会有事发生,恐怖而我根本无力阻止。

“什么样的事?”我问。

“不知道。”他呻吟道,用两只手抱住头,“我认为会有可怕的事发生。”

施特罗夫--向都容易激动,可现在,他再也不是他自己了,他身上一点理智也没有。照我看,布兰奇很可能会发现无法继续忍受和斯特里克兰在一起生活,不过要说句最虚伪的谚语,自作自受可算是其中之一。生活的经验告诉我们,人总是在做必定会导致灾难的事儿,然而,出于某种原因,他们会想方设法逃避那些荒唐事儿带来的恶果。而布兰奇要是和斯特里克兰吵架了,她要做的就是离开他,而她丈夫则在谦卑地等着她,期盼她的原宥和忘记。要我同情她,还是

“你瞧,这就说明你不爱她。”施特罗夫道。

“说到底,没什么迹象能证明她不开心。我们都知道,他

准备过去。我会像母亲样照顾他,最后我会告诉他,这样的事情并不打紧,我会永远爱他,无论他做了什么事情我都会原谅他。”

女人总喜欢在她们所爱的人到了弥留之际才表现得宽宏大量,这点总让我觉得有些惊惶。有时候就好像她们嫌男人的寿命太长,害怕这么精彩的戏码会拖得太久。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