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一章 真不要感谢我

街道上零星几个人。

街上寒风呼啸。

这风吹到身上,一阵一阵的,吹到了人的骨子里。

祁盛念跌跌描撞从酒店大门出来,走到门口花坛旁,忽然脚下一滑,跌了下去,地上白色垃圾袋和纸屑被风卷起,从脚边呼啸而过。

十分狼狈。

祁盛念在地上坐了一会儿,胃里陡然一个翻膊,她立即翻了个身,趴在花坛电开吐去。先前席上喝的酒全都化作了冰,冻得五脏六腑都缩成一团,胃似要整个翻过过,往旁边挪了挪,坐在地上“哼哧哼哧”大口喘气。

天黑透了,只有头顶一盏路灯。

光也微弱,似是时刻要被浓浓的黑暗吞没,今夜的星星格外少,月亮也找不到宗迹。

不知过了多久,祁盛念四处看着。

全身始不上劲,连起身都很难。

这才发现对面栗子树的阴影底下站着一个人。

她朝着那人招了招手:“帮个忙,过来拉我把!

那人没动。

祁盛念抬高声音,又喊:“那边的!拉我一把!听到了吗?耳朵聋了?”

那人仍是没有动。

祁盛念脑袋里有一锅粥在滚,想也没想,从地下摸起一块儿石子,砸到那人脚下。

“啪”的一声,那人这才动了,抬眼朝着这边看来。

祁盛念便又招了招手:“帮我个忙。

那人有几分迟疑,抬脚朝祁盛念走来。

祁盛念朝他伸出手:“快啊,拉我一把。”

那人盯着她的手,过了半响,伸手握住。

他的手极冷,冻得祁盛念一个哆嗦。

祁盛念借力起身,勉强站定,挣开手说了声“谢谢”,便将身上薄款的羽绒服紧紧一裹,脚步虚浮地走了。

然而没走出几步?脚底又是一软?身子走撞在了道旁一辆汽车的车尾上。车被她这一下撞得警报作响,车灯乱闪。

祁盛念吓了一跳?却见方才拉她的男人掏出钥匙来按了一下。

祁盛念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靠着的这车的牌子一雷克萨斯。

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她朝那人挥手:“抱歉?不是故意的。”

吐过以后,胃里舒坦了些?但脚却像是踩在棉花里,丝毫提不起劲。

祁盛念呼了口气?靠着车身?暂时站着没动。

往年桐城这时候已经下雪了,可今年只是冷,湿冷,北风刀子样地制。

喝再多的酒?也暖不了人心。

啊!啊!啊!啊!太冷了?这件薄款的羽绒服根本预不了寒啊。

站了一会儿,从大门出来个中年男人,到了男人身边,中年男人一眼就瞧见了歪靠在车尾这边祁盛念。

正要说话,男人伸手做了个制止的动作?

祁盛念瞧见了,笑了笑?将身上并不御寒的外衣裹的更紧,站起身?冲男人说道“谢了!你是个好人!”她不待男人国应,转身踉踉跄跄地走了

回到家里?周欢还在看电视?见门打开?立即从步发上师起来,张口问:“袁浩明走了。

祁盛念面露难受,很是不悦合上门,没进屋,债靠在门口的墙边,模了摸口袋,掏出包爱喜,抽出一只点燃,周欢不悦:“都说了戒的,怎么又抽。“又问她,“袁浩明走了”

“年后走。”

祁盛念含着烟,跨了鞋朝浴室走去。

她坐在马桶盖上,将烟抽完,冲进水里。取下莲蓬头放了一阵水,仍是冷的。她心里一阵烦躁,“眶”一下将莲蓬头往面盆里一扔,朝外吼道:“怎么还没喊人来修热水器?!”

“…”

外面只有电视的声音,无人回应。

祁盛念满腹烦闷无处发泄,嘴里骂了一句,猛踢一脚,结果大脚趾撞上马桶,疼得她一个激灵。

她蹲下身,捏住脚尖,自觉矫情地落了两颗泪。

第二天还得上班。

祁盛念颇费了些功夫,才将自己两个硕大的黑眼圈遮住。

晨会开始前,她先与夜班领班傅如玉交接昨晚状况。

“晚上11点入住了一个vc贵宾,住在1208,客人情况有些特殊”傅如玉点了点耳朵“听力有点障碍”

凯泽酒店的vip客户分为va、vb、vc和ivd四等,其中vc是企业总裁或是公众人物。这一类人舍得花钱,若能趁机攀上,即便最后成不了少奶奶,捞一手房车钞票,也能少奋斗十年。

几个月前客房部有个刚来的员工,还没过实习期,搭上辰光科技的ceo,从底层服务员摇身-变,www.youxs.org。

陈艾佳气得半死,回头对祁盛念道:“尾巴上插根染色的鸡毛,就当自己是凤凰了。”

凯泽酒店是连锁酒店,连清洁工都要求精道外语,祁盛念当年进来,三轮面试也星刚了一层皮,摸爬滚打深打三年,才做上客房部领班。

不比那些些成日做梦光鲜亮丽的楼层服务员,同为领班的祁盛念,傅如王和陈艾佳,明白自己的本分,从不心存妄想。

祁盛念将凡事看的比另外两人还要更现实些,自己两脚陷在泥里,即便插上一身的染色鸡毛,也是飞不起来的。

晨会上。

客房部经理刘弘毅特意叮嘱要伺候好昨晚入住的费宾,谁要是出了处漏,直接上报处分。晨会结束,夏蝉收拾东西预备回去核对房态,分配任务,刘弘毅附指在会议桌上轻轻一扣,道:“祁盛念,你留下来。”

祁盛念置了整眉,坐在位上设动。

刘孔毅看着最后一人出去,门合上,瑞起桌上的浓茶喝了一口,笑道:“知不知道我为什么留你?”这人眼神上下打量着祁盛念,十分的恶心。

祁盛念只得说:“经理放心,1208的责宾我一定招待好。

刘弘毅慢条斯理地喝着茶。他这人不爱好茶,专好苦茶,隔着老远,祁盛念都能闻见他杯中那服子清苦的味儿。

刘弘毅曾说,吃点苦好,免得人得意,就开始忘形。

祁盛念见他半晌不语,只得出声道

“刘经理,要是没什么事,我就回去工作

刘弘毅这才抬头看她,似笑非笑

:“你还是少点敏感度。”

却也不肯将话说得更透,手一挥打发她走。

第二章投诉你

祁盛念自然知道刘弘毅不是无缘无故卖这一通玄虚,便多留了个心眼。

她这几日为了袁浩明的事,一直消沉懈怠,对酒店里的动态不免疏于关注。

跟白班服务员交代完任务,祁盛念正打算歇口气,却接到电话,说是1208的贵宾需要退烧药。

叹了口气。

酒店对vip客户的需求做了分级,超出某一范围,需要客房部领班先与客户确认。

祁盛念不敢怠慢,撂下电话乘员工电梯赶去1208。

她敲了敲门,退后步,抬高声音道:“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