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 庭院暖阳日下处

如今已经是七月中旬,大抵在黄昏的时候天气依旧颇为明亮,斜阳残照在整个江南下,天际黄溜溜的一片,暮时吹过微凉的风来,在水乡田下的人汗水滴落而下,不由感觉一阵凉爽。

皆然那些在田下的人身上都被汗水给浸湿了,抬起头来黝黄的额头上冒着汗珠顺着脸颊流了下来,用手臂在脸上擦拭了一下,这才发现原来已经是黄昏之际,太阳快要落山了,之后便是拿起水壶带着家人和孩子背着农耕物离开了。

走在街上后,经过旁边的萧家府邸,正巧看到出门的管家,不由便是走过去闲聊了几句便是带着家人一同离开了这里,在此时的街道依旧颇为热闹,人来人往的,小贩呼喊着,谁家孩子手中拿下小木工艺在人群嬉闹,旁处酒楼传来斗酒的声音,隐约也有青楼的琴声,大致混杂起来形形色色的倒是给人一种繁荣热闹的感觉。

两处柳树夹杂在河道两岸,有姑娘走来,端庄清雅,身穿简朴素衣,脸敷淡妆,脚步轻盈手中拿着油纸伞走过,渐落黄昏的最后余晖透过树梢之间落在了女子的青衫上,在或许是看到了什么,女子突然停在了那里,颔首低眉,纤指提起衣角迈了过去,大概是等到日落直至消失后,女子将油纸伞收了起来,这才减缓离开了,只留下了倩丽远行的背影。

而在此时的萧家府邸内,坐在那里看着书,或许是坐的时间有些长了,缓过神来这才发现已经是暮时之分了,便是深了一个懒腰,而这时的萧生玉依旧不停的在拨弄着算盘,脸上看起来倒是淡然。

“你...好像算了错?”

柳如士看到她快速的算着,看了一眼上面的账册,似乎是拨错了一个算珠。

萧生玉听够只是抬起头看看了一眼眼前这个青年,缓缓一笑,而后便是又低下了头来没有理会。

这是什么意思...

看到她没有理会自己,柳如士脸上有些呆滞,目光落在那女子的脸上,看到她淡然且从容的样子,不由缓缓一下。

“又错了一个...”看到后柳如士再次提醒道。

“相公……你懂算盘吗?”萧生玉此时倒是停下了手来,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。

“嗯...姑且是懂一些的!”出生于穷苦年代,那时候还没有智能之类的,大多都是用的算盘计数,爷爷是个生意人,平时总是做一些小买卖,自己上学说起来也很晚的,数字什么的也都是跟着爷爷学来的,对于算盘说起来也算是颇为熟悉的,只不过后来入学之后,就很少接触了,随着时代的发展,之后也就很难再看到这东西的,能看到的也就是在老一辈那里算东西的时候偶尔能够看到一些,人是一个感性的生物,说起来在看到这东西后心里还是有种莫名的情怀,大抵很难说起来这种感觉。

“姑且...姑且是多少...相公...我自小便是跟随太公做生意,对于这东西大概也十几年了...”萧生玉说道后便是缓缓笑了起来,面对着相公倒是保持着一副温婉贤淑的模样。

其实这种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,大概意思就是说自己跟随太公做生意十几年了,每天便是和这算盘打交道,可以说是在熟悉不过了,姑且我自己都没有察觉到,这怎么可能会出错呢,不过虽说对方自己是自己的相公,可说也仅仅是有着这层表面关系的,感情什么的大抵是不存在的,有些话自然是说的不可能太过直白。

柳如士听闻自然是知晓什么意思,苦笑了一下坐在那里再次看起了书来,大抵等到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的时候,萧生玉这才将账册整理好,核对了一下之前账房所算的,不由坐在那里便是皱起了眉头。

等到再次合理了一下,依旧还是如此。

“小姐...姑爷饭菜已经备好了,是时候吃饭了...”此时丫鬟走了过来提醒道。

“嗯...相公...你先去吃吧,先不用等我了!”萧生玉坐在那里头也不抬的说道,清风几许吹来,石桌前的灯火缓缓摇曳了起来。

“是不是账册不对...”柳如士见此问道。

萧生玉听后也到没有怎么去隐瞒,便是点了点头,刚才清算了一下,便是从中发现少了许多。

听后将刚才那一本找了出来,柳如士看到后便是放在了她的面前“诺...你在把这些从新算上一下,应该会对上的!”

萧生玉是个通情理的人,见此也倒没有怎么去辩解和争论,将那本账册拿过来后话费了将近半个时辰折算了一下,这才发现和刚才是果真是不同,加上之前所算出来的正好数值相同。

小脸微红着,耳边的青丝遮住了半面脸颊,萧生玉感觉整个脸隐隐约约有些滚烫,想起刚才的话来,说的有些肯定了,不过她表现的还算是从容,脸上没有丝毫的慌张。

“看来真的是我错了!”萧生玉说道。

“走吧...去吃饭吧!”柳如士也倒没有怎么去想,把桌前的账册给整理了一下,这才萧生玉一同来到了堂中。

“相公...明日若是得空了,便是去看望一下叔叔伯伯们吧,我派人将东西给你准备好,明天酒坊说是出了一些事情需要去处理一下,到时候小然会带你去的,只不过...”萧生玉或许是想起了什么,便是无奈的叹了口气“只不过一些叔叔伯伯的脾气有些怪异,若是他们说了什么不好听的,还请相公多担待担待!”

大抵能够听的出什么的,柳如士听闻后也只是笑了一下“嗯...放心若是得空自然是要去的...!”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