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9章 惊天霹雳 逼到悬崖可奈何

我冷静下来一想,也是的,这是我的婚礼啊,我给他难堪,可不就是给我自己找麻烦吗,算了,就此了结吧。

这小子给我上了200块钱的礼金,自此以后,我就真的没有再见到过他,只是断断续续的从唐云天嘴里知道了一点关于他的传闻,好像结了婚,开了厂,厂子倒了,离了婚,又漂泊去了,又回来了,又搞什么科技种田去了,咋了咋了......

我紧赶慢赶,一刻都没有停歇,为了省去从罗湖再返回岗厦的冤枉路,我在南头海关就下了车,然后花了6块钱直奔岗厦,终于在下午1:28赶到了办公室,进门之后先去打卡。

在回座位上的路上迎头遇到了老臧,他赶忙喊住了我,很是关切的问我道,小老弟,怎么样了?事情解决了吧?

我连忙一抱拳,说道,搞定了,谢谢老哥的指点。接着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粗略的讲了一遍,老臧竖起了大拇指,说,老弟,你这个兄弟算是幸运的了,要不是遇到你这样的朋友,事情没有搞清楚就跑去了,我看啊,是跑不了被送去贵州的,呵呵呵。

我连连摆手,表示这不是什么大事,上班时间快到了,我赶忙去找Dave把假销了,然后马不停蹄的去忙工作,虽然仅仅半天时间不在公司,可是积压的工作已经一大堆了,所以要快速的追回来,一直忙到晚上9点来钟,肚子咕咕叫了,才算忙完了手头上的活.

当我拖着一身疲惫回到宿舍时,打开门,整个房间一片漆黑,虽然有些恼火,可是又一想,这样也好,倒落了个清净啊。是奥,这几天光顾着忙了,才发现,这周红啊,最近表现还不错呢,伸出手指头也算,最起码有好几天似乎都没有人来打麻将了,怪不得最近我的耳朵根子都不热了,这几天确是都睡了个好觉。

靠,今天一天累死了,这个时候我想她干个鸟啊,她爱干嘛就干嘛去,反正我也不在乎,我从兜里摸出钥匙,插了半天也没有插进钥匙孔里,只要打开手机,借助那微弱的屏幕亮光打开了们,又摸索着摁亮了灯的开关,澡也不想洗了,首先是没有热水,天气有些凉,其次是确实有些累了,这个时候只想躺倒我的小床上美美的睡上一觉,可是就在我要关门的时候,忽然发现门上粘着一张巴掌大小的纸条,啥玩意啊?小广告?牛皮癣?

不可能吧?我赶忙扯下来一看,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一行字:我是这套房子的房东,昨天,今天你都不在,有急事找你,回来后快点打我电话:8*******。

房东?找我?什么事啊?我从来没有见过房东啊?我赶忙用手机拨了过去,和房东一聊才知道,出大事了,这周红竟然跑了,没错,是跑了,而且是偷偷的溜了,什么意思?很明显啊,就是和一个多月前林道公司的玛丽一样,偷偷的消失了呗。

还没有等我表态呢,就听到房东在那头着急的说道,我马上就过去,很快的,你在房里等我一会儿。

靠,放下电话,我愣了半天,才忽然在自己的小房间里转了两圈,干嘛呢?我是怕周红别别顺手把我的什么东西给顺走了,虽然咱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,可是万一被拿走了什么,对我也是个不小的损失啊。我这房间虽然锁着们,可是对周红来说,没有任何意义啊,还记得那次我来看房的时候,她还不是就擅自打开了隔壁的房间啊。

还好,我并没有丢什么东西,然后我一屁股呆坐在床上,要说不吃惊吧,是假的,说吃惊吧,似乎也不是那么的惊讶,我忽然想起来前两天,周红曾经找过我,问我要不要和她一起搬到渔农村去住。

靠,渔农村离岗厦这么远,我当然不愿意了。我记得当时我还特意问她,你是不是要搬家啊?我可是刚交了这个月的租金给你的奥,你要走也得把我的租金和押金退给我奥!

她愣了一下,不过很快就很肯定的表示说,不会的,不会的,我就是随便问问,因为我朋友在渔农村有套房子,环境,位置都不错,委托我给出租,我是想,这么好的房子,租金还不贵,便宜别人还不如自己住呢?既然你不愿意一起过去,那我就租给别人好了。

还是咱涉世不深啊,也没有往深处想,就这样三言两语居然就被她给糊弄过去了,再说了,我可是一直觉得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了,可是谁能想到她会这么表面一套,背地里一套,这湖北人真的是不讲究啊,怎么可以这么坑人啊,九头鸟的称谓果然不是空穴来风啊!

直到听到房东的敲门声,我才醒过神来,开门把房东迎了进来,我问房东这周红到底跑到哪里去了,她前两天才刚收了我这个月的租金呢。

房东表示他也不知道,之前催她交租,她一直拖,可是从前天下午开始就找不到她了,昨天过来房间一看,铺盖卷都没有了,这才知道她跑了。

我靠,我转身打开客厅的门,一看,里面果然空空如也,干干净净,她奶奶的腿的,从这收拾的情形来看,她并不是仓皇出逃,而应该是很从容的撤退的啊!

看着我一脸茫然的样子,房东又说周红已经好几个月没有交租金了,每次打电话都是一拖再拖,到现在已经欠了他三千多块钱了。

啊?还有这事?还能这么玩啊?我这才知道,原来周红个臭不要脸的,这边收着我们的租金,那边欠着人家房东的租金,不但白住,还有收入,这,这么好的生意去特么哪里找啊!

我的心顿时有点乱了,我清楚的知道这房东定不会善罢甘休的,干脆我来个先出手为强吧,随即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向房东说道,啊?她还欠您那么多钱啊?不过,我可是受害者啊,我一分钱房租都没有欠她啊,不信的话,我这里还有收据呢,我拿给你看。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