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4章 药膳

自从离开宋钰铜的寝屋之后,裴云景便不再宸王府上多多逗留,他趁宋钰铜和墨宇宸没注意自己而是在卿卿我我的时候,立马溜出了宸王府前往东宫。

来到东宫,裴云景很快就被外围的侍卫给拦住了,他眼色微微泛冷,刚想继续往里头走,却再次被侍卫给拦住了。

“没有指令,您不能进去,还请您不要为难我们这些小的。”

裴云景闻言,顿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好,他刚想动用自己的身份来进去,结果里头突然走出一人出来。

那人对着裴云景行了行礼,便带着裴云景走了进去,一路来到了魅儿在的地方,推开门,那侍卫站在裴云景的面前,对着魅儿行了行礼,魅儿摆了摆手,便让那侍卫速速退下。

“裴云景,你今日突然来找我,所谓何事?莫不是我方才瞧见了,你估计这时还被侍卫给拦在大门之外进不来呢。”

裴云景抿了抿嘴,他并未回应魅儿的话,脑海里顿时浮现出早上的那一副场景,嫉妒击败了他的理智。

他深呼吸一口气,抬眼淡淡的看向魅儿,冷声问道:“如果你能把墨宇宸给杀掉,我裴云景愿为你做任何事情。”

魅儿闻言,愣了一下,但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样,低声娇笑一道,但想到裴云景本就是权臣之身,这般做法,礼数便也不对,便忍住笑意,细细问道。

“哦?咱们的裴将军如今是怎么了?难不成是为了一介女子走火入魔,连杀害宸王这种事情都能做得出来?”

裴云景被她这副半吊半回应的做法弄的有些不耐烦了,便皱起眉头,忍不住质问道:“一句话,答不答应?”

他知晓自己自身的价值,所以才敢孤身一人来到东宫前来见魅儿,并让魅儿帮自己做事,做为回馈,他裴云景自然也是要帮魅儿做事的。

魅儿见自己面前的裴将军并未有多余的人情,顿时撇了撇嘴,她的手指挽起自己的头发玩了一玩,随即无奈的答应了裴云景的要求。

“看来裴将军对宋钰铜也是迷的眼睛都离不开啊,竟会为了宋钰铜来答应与我之间的交易,魅儿真是荣幸至极啊。”

见裴云景有些不耐烦了,魅儿也不敢多多耽误裴云景的时间,她看了身边的蛊人一眼,后者僵硬的点了点头,随即走到暗处,从暗处上的箱子上拿出一瓶瓷白瓶的物品,走到裴云景的面前,把这一瓶东西递给裴云景。

魅儿见此,便解释给裴云景听,“裴将军,你且把这瓶短暂解药给带了回去,并且找一个借口把墨宇宸和宋钰铜先给稳住,让他们以为这一段日子可以过一段安心日子。”

“但且做到这里还是不够的,魅儿还需裴将军帮魅儿带些女子亦或者孩儿送到魅儿这边即可。”

听到这里,裴云景伸出手接过那一瓶瓷白瓶,忍不住皱起眉头看向魅儿,“你要那般多的女子和孩儿做什么?”

魅儿笑而不语的看着裴云景,后者这才反应过来,魅儿本就是制造毒物的高手,方才那些蛊人也都出自于魅儿的手里。

想到这里,裴云景张了张口,最后没再问下去了,他淡淡的对着魅儿颔首,随即走了出去。

只不过他的动作非常快,很快便来到柳姨娘的面前,淡声说带她去一个地方玩耍玩耍,后者也信以为真,立马换了一个轻装和带了些盘缠便跟着裴云景离开了。

等柳姨娘过去的差不多了,裴云景又反折回来,把宋家的丫鬟尽数都给一并带走,直接带到魅儿的东宫里头,还对着那些看着东宫的人说道:“这里头可不少大人物,且看好你们的腿,也看好你们的手,别到时候你们出了何事怪本将军欺负你们。”

那些丫鬟唯唯诺诺的低着头,表示自己知道了,裴云景看着她们一群人的身影往东宫里头去,便知道接下里会发生些什么事情,只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尽数都不关他的事情。

想着想着,裴云景速速回到宸王府里头,一进去,他便打算先回到自己的寝屋里,假装自己在里头休息,却瞧见宋钰铜和墨宇宸站在门口一脸犹豫的模样。

本瞧见宋钰铜,裴云景的脸色还是很欢雀的,却又瞧见站在宋钰铜身边的墨宇宸,他刚洋溢的心情顿时又败坏下去了。

他深呼吸一口气,走了过去,主动和宋钰铜和墨宇宸打了个招呼,“你们怎会站在我的寝屋外头,难不成是找我有何事吗?”

听到声音,宋钰铜转头看去,见裴云景完好无损的站在离自己不远处的地方,顿时松了一口气,她笑着说道:“方才我给你弄了点药膳,结果却到处都找不到你的人,还以为你方才出了何事,便有些担忧的来到你这寝屋想要进屋找找你。”

裴云景微微一愣,视线顿时从宋钰铜的脸上移到宋钰铜的手上,见她手上真提着一样东西,他脸色微微一变,笑着走到宋钰铜的面前,伸出手,接过宋钰铜手上的东西,推开门,笑着邀她进来。

“那先一起进来吧。”

宋钰铜闻言,刚想说些什么拒绝,却见裴云景一副病态模样,最终没有忍心拒绝,跟着裴云景一同进去,而墨宇宸见此,便立马也走了进去,因为他并不放心宋钰铜和裴云景共处一室,谁知道裴云景会做出一些什么事情呢。

想到这里,墨宇宸便立马跟着走了进去,走在前头的裴云景回眸一瞧,自然是瞧见墨宇宸也跟着进来,但他也不恼,想到今日和魅儿的交易,裴云景自己心里头也忍不住欢雀起来。

裴云景走到木桌面前,把那一碗药汤端了出来,那药汤还热乎着,散发着药香,他端起来,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口,感觉这药汤顺着自己的喉咙流向自己的全身,暖和极了。

“钰铜,你很厉害啊,这药汤我喝下去之后,感觉全身都舒适了许多。”

听到这话,宋钰铜眉眼弯弯,毕竟谁都喜欢自己做的东西得到夸奖,她双手合一,笑着解释道:“这是针对你身子而做出的药膳,对你身子自然是很好了,再加上我也挑了些东西放了进去,中和药的苦味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